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隧道(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有声小说

和所有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我每天都要走过一段长长的又神秘的隧道,它不像城市的地下隧道那样充满现代感,相反的是,它仿佛浑身上下都能追溯到一个渺远的前世,这是谦逊的古典的缩影。

悠悠地漫步在隧道里,仅一个车位的宽度,走不开太多人,或者说大概这里很少有其他人经过。正值夏季,外面的气温在毫无留情地飙涨,这儿的隧道里倒是凉爽宜人,比风儿乖巧,也远比空调安静。我喜爱这里,除了黑咕隆冬之外,我是偏爱这个隧道的:它墙角下稀疏漫爬上来的深色青苔,差不多高人两头的厚重的石盖板,就连不知何时装上的昏暗的白炽灯我也喜欢。

走在这儿,或许随口就能编织出两三句诗,并不押韵,在这儿也不求押韵:它很胆小,它到处都怕。它怕太阳,所以躲在黑暗里,它怕人群,所以躲在小屋里,它怕炎热,所以躲在潮湿里,它怕科技,所以躲在这儿的隧道里……

在这儿,虽然黑暗确确实实地存在,可是恐惧并不存在,这儿的黑不像断了电的高楼大厦,也不像失恋时的凉心窝,这里是最自然的黑,不加任何修饰的,没有丝毫恐惧感和荒凉感的黑,就是这样纯纯粹粹的东西。算是细心的我仔细用脚丈量过好多次,从隧道这头儿到那头儿足足该有一百米,若是白天,天气晴好的白天,两头就会冒着可爱的金黄色的阳光,越往中间走便是越纯粹的黑;若是夜晚,入了深夜的夜晚,隧道两头大抵是看不清任何光亮的,此时越往中间走便是越有诱惑力的白炽灯光,哪怕它不够明亮,也不够勇敢,却足够在这样入了夜的黑里给你带来希望。

一旦出了隧道,进了城市,大概是看不到也想象不到这样的神秘的建筑物的。我打心底佩服它,也该轻轻地摩挲她,她无私地把深夜喝醉的游子护送回家,她对无家可归的浪人驱寒问暖。这一切看似简单,对,这一切看似简单,在我还没出生之前或许看似简单,可是现在,我只希望这些能看似简单。

那天,我仍旧不慌不忙地徜徉在隧道里,我突发奇想,像是命运牵连的那种突发奇想,我想起眼睛里看过的古韵古香,还有耳朵里听过的那一段段关于民谣的幻想,那种根,我都没忘过。此刻,站在台阶上的我在想,或者是肯定地以为,这地方的前生一定是个光怪陆离的大舞台,一个充满了戏曲性的舞台,歌手吟唱过,诗人也赞咏过。大概在很久以前,我脚下的这块台阶下面堆满了人,就这样的小台子上站着多少位勇敢的表演者,人很多,算得上是人山人海,却并不拥挤,台上歌声嘹亮,没有成片成片的厚重盖石板,那声音缥缈,直达天际。却不知因何缘故,歌手唱的累了,人群渐渐地散去了,车马多了,游子浪人多了,气候又忽冷忽暖地生气了,于是盖石板就盖上了……

这隧道的前世今生倒是真叫人着迷。

若是有机会,我希望她一直于此,不拆迁,不改造,白炽灯坏了就再加些白炽灯倒也挺好。

兴平市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沈阳哪家专科医院能治癫痫病